2017.02.15.剛剛,中國出手敘利亞,大局將定?埃及倒向阿萨德政权,美国铁盟友为何拥抱俄罗斯?

swarm_to_study_earth_s_magnetic_field_node_full_image_2剛剛,中國出手敘利亞,大局將定?丨微解讀

北京新浪網 (2017-02-15 14:10)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據俄羅斯衛星網2月14日報導,敘利亞駐華大使伊馬德·穆斯塔法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表示,中國最近加強了其立場,並加大了對敘危機正式外交介入程度,任命了敘利亞問題特使解曉岩,他多次訪問敘利亞以及在該衝突中起到一定作用的國家。是的,這是事實。在過去一年,中國已經加強了其對敘利亞危機的立場,提高了外交和其他領域交流的水平。穆斯塔法指出,中俄在許多國際問題上非常接近,它們在協調其對敘政策,中國多次試圖使各反對党進行某種對話。據穆斯塔法稱,敘方認為,中國可以在解決敘危機中發揮非常建設性的作用,也可成為一個重要的平衡因素。

中國介入中東在加深,這一點毫無疑問,不僅僅是敘利亞。2016年1月,習總第一次出訪就是中東的三個最主要國家埃及、沙特和伊朗,這三個國家在中東舉足輕重,同時又處於不同派別。2016年下半年,中國還和伊朗簽署了軍事合作協議。另外,中國還向包括伊拉克在內的多個中東國家出售了較為先進的軍事裝備。中國對中東的介入與美俄不同,美俄是赤膊上陣,採取的是極端軍事手段,中國採取的則主要是外交手段與經濟、軍事等合作。

中國為何要深入中東?根本原因在於四點:

一、中東是歐亞非三大陸聯通的交界區域,是大國必爭之地。

二、中東能源關乎中國戰略安全,中國必須爭。

三、中東關乎「一帶一路」戰略推進,中國必須深度介入。

四、中東是戰略上牽制美國的絕佳之地,中國需要深入中東。

2015年9月,俄羅斯軍事介入敘利亞,這打破了之前美國在中東一家獨大的格局,到2015年底時中東原有格局的打破基本已成定局,所以中國元首在2016年及時出訪中東三國,就是要打下中國深入中東的戰略基礎。現如今,中國與埃及、沙特和伊朗都保持著密切的關係,而在敘利亞問題上介入的也很深入。事實上,中俄在中東扮演的是一幣兩面的角色,俄羅斯用其軍事優勢強勢打入中東,中國則用自己的經濟和外交優勢打入中東(中國最大的外交優勢就是與穆斯林國家的和睦相處,與伊斯蘭世界多有合作卻沒有梁子)。

如今,敘利亞問題正在解決,內戰已經接近尾聲,只要IS被消滅,土耳其和俄羅斯達成妥協,那麼敘利亞問題就是一個如何分配利益的問題,相應重建進程也就會很快開始毫無疑問,考慮到中國的經濟、工業能力,在重建進程中毫無疑問中國將會扮演最重要的角色之一,也是重要獲利者之一。

敘利亞的大局有望在不久的將來美俄妥協的情況下暫時安定下來,但中東的大局卻不會安定,甚至可能出更大的亂子。對此,我們拭目以待!

今日新財迷占豪簡評話題

占豪每天都在「新財迷」微信公眾號(長按下方二維碼關注)《每日政經速遞》欄目對當天新聞的頭條熱點進行分析點評。

今天頭條:美軍已派航母到關島,醞釀加大南海巡航力度

 

詳全文 剛剛,中國出手敘利亞,大局將定?丨微解讀-財經新聞-新浪新聞中心 http://news.sina.com.tw/article/20170215/20643608.html

埃及倒向阿萨德政权,美国铁盟友为何拥抱俄罗斯?

  ▲普京与塞西

  本月,一架军用运输机离开位于叙利亚拉塔基亚的俄罗斯空军基地后,降落在埃及与利比亚边境的机场,随后返回了叙利亚,引起了军事观察家的注意。据报道,机上载了利比亚军事强人哈利法·哈夫塔尔麾下受伤的战士,前往其俄罗斯盟友处接受治疗。几个月来,一直有埃及在秘密派遣部队支持叙利亚内战中政府军一方的流言。而埃及和莫斯科的这一协调行动,坐实了塞西支持阿萨德政权的立场。

  其实,早在去年11月,埃及总统塞西就在葡萄牙国家电视台的采访中承认,埃及支持政府军方,无论在利比亚、叙利亚还是伊拉克都是如此。当主持人追问,这是否意味着支持叙利亚阿萨德政权时,塞西给了肯定的回答。

  这是埃及作为美国的长期盟友,首次公开承认支持叙利亚政府;也使塞西成为唯一支持阿萨德政权的阿拉伯国家领导人。阿拉伯国家联盟早在2011年就暂停了叙利亚阿盟成员资格,并于2013年授予叙反对派阿盟成员资格。而阿萨德政权也与伊朗和俄罗斯结盟,来与美国及其盟友分庭抗礼。

  塞西对叙利亚政府的同情一直有迹可循。2013年7月,塞西政变上台后短短几周,就与叙利亚恢复了外交关系。但埃及当时仍在犹豫,观望哪方更可能在叙利亚内战中取得胜利。2015年“伊斯兰国”气焰嚣张,叙利亚政府军几乎难以招架时,塞西也曾告诉来访的外交官,已经准备好接受阿萨德的垮台。

  ▲叙利亚战火后的废墟

  但不久之后,俄罗斯的干预逆转了局势,阿萨德比2011年的时候更像能挺过风浪的样子,塞西于是做出了自己的决断。2016年10月,埃及作为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在安理会投票,和中国及委内瑞拉一起支持俄罗斯提出的关于叙利亚的决议草案,反对法国的决议草案。叙利亚媒体报道,叙利亚政府官员已经和埃及情报局长等高级官员举行了双边会晤,联合军事行动的谈判取得了很大推进。

  埃及转头支持阿萨德,立即点燃了自身最重要的盟友之一——沙特阿拉伯的怒火。自2013年塞西上台以来,沙特阿拉伯已经给埃及输血超过250亿美元。埃及作为安理会中唯一的阿盟国家,无视阿盟共识而行事,沙特石油巨头阿美公司当月即表示暂停对埃及石油供应。

  那么在埃及饱受经济政治动荡之苦,急需阿拉伯盟友资金注入的时候,为什么还要冒险得罪金主,支持叙利亚?

  首先,埃及在叙利亚问题中受到的威胁与其阿拉伯盟友的威胁不同。沙特阿拉伯认为,阿萨德与伊朗的什叶派联盟是对其逊尼派政权安全和利益的最大威胁。但埃及认为,逊尼派的穆斯林兄弟会,以及“伊斯兰国”对埃及的威胁更大。穆兄会几十年来一直是埃及军方的主要政治对手,2013年塞西正是取代穆兄会支持的政权上台,抓捕了大量穆兄会成员。从那时起,“伊斯兰国”分支就连续袭击西奈半岛,导致数百名埃及军人丧生。

  ▲一名埃及军人

  塞西看到叙利亚阿萨德政权摇摇欲坠,也难免唇亡齿寒。虽然叙利亚反对派和穆兄会之间难以用简单的隶属关系来概括,但至少伊斯坦布尔的叙利亚全国委员会,在大多数情况下确实是穆兄会主导的。而“伊斯兰国”,无疑是阿萨德面临最残酷的对手。

  第二,埃及和叙利亚在反对土耳其埃尔多安政府上达成了共识。2013年埃及政变后,埃尔多安政府一直宣称塞西的政权没有合法性,不仅在背后支持穆兄会,而且多次公开比出“四根手指”的穆兄会手势。土耳其同样向叙利亚反对派提供各种后勤支持,任由他们穿越土叙边境。

  第三,埃及也是在向俄罗斯示好。自从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政府的关系破裂,埃及从采购直升机、联合军事演习到核电站建设都投向了俄罗斯的怀抱。当然,这也符合特朗普的立场,他一直希望与俄罗斯在反恐问题上展开更多合作,并反对打击阿萨德政权的行动。

  最后,2017年的中东与六年前有了很大的不同。在叙利亚冲突早期,阿萨德似乎注定要走穆巴拉克的老路,当时的埃及人可能会为阿萨德被推翻而欢呼,并乐观地将其称之为“阿拉伯之春”的革命浪潮。

  ▲塞西

  但是,穆巴拉克的倒台之后,埃及人迎来了更不受欢迎的穆兄会政权,以及它和军队争夺权力的血腥斗争。叙利亚、利比亚和也门所谓的“革命”都未能开花结果,直接进入了“阿拉伯之冬”的动乱:经济发展停滞、社会秩序倒退,甚至引起国际难民危机。埃及已经厌倦了“革命”,支持稳定的共识压倒了美国输出的“民主自由”。

  未来一年的中东将充满各种变数,正如埃及与沙特、叙利亚的关系,长期亲密的伙伴关系正在受到挑战,而看上去不可能做朋友的国家间却发展出了新的友谊。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