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2016.埃及是否正在转向伊朗?

 

埃及是否正在转向伊朗?

原创2016-11-30 瓦斯帕夏 中东研究通讯

接二连三的地区危机后,阿拉伯世界正在经历剧烈的政治动荡和联盟重组。2013年推翻前总统穆尔西之后,埃及的塞西政府选择与穆巴拉克时期的旧盟友联合,强调阿拉伯民族的共同利益,以稳固自己执政的政治和经济基础。但是随着埃及在叙利亚和也门问题上采取与沙特相悖的立场,埃及与传统海湾阿拉伯盟友渐行渐远。而种种迹象表明,埃及正在与沙特的地区对手——伊朗靠近。

 

近代以来的埃及与伊朗关系

 

埃及和伊朗的关系并非一贯亲密或敌对。在近代以来的历史中,两国曾因拥有相似的政治体制和意识形态而走近,但也因为其后不同的政治体制和意识形态而逐渐疏远。

 

埃及和伊朗在1939年正式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埃及国王福阿德一世的女儿法瓦兹公主嫁给了当时的伊朗太子,后来的伊朗国王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在1952年纳赛尔发动自由军官革命推翻国王后,埃及和伊朗的关系降到了冰点。直到1970年纳赛尔去世后,两国关系才逐渐回暖。1971年,时任埃及总统萨达特用流利的波斯语在伊朗议会演讲,他形容两国拥有长达2500年的历史联系。伊朗国王巴列维也称呼萨达特为「亲爱的兄弟」。在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后,伊朗大举投资埃及,使被封锁数年的苏伊士运河地区恢复了活力。为了促使以色列尽早从西奈半岛完全撤出,伊朗甚至承诺用免费的石油弥补以色列从西奈油井撤出的损失。

埃及的法瓦兹公主(Fawzia Fuad 1921.11—2013.7),1939年嫁入伊朗王室, 1945年与巴列维离婚。

图片来源:en.wikipedia.org

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这两个中东地区最大和最有影响力的国家再次成为对立国。由于埃及收容了流亡的巴列维国王以及在1979年和以色列签订和平协议,伊朗新的伊斯兰革命政府决定与埃及断绝外交关系,并取消前往埃及的直飞航班。埃及成为唯一在伊朗不设大使馆的阿拉伯国家。其后两国持续交恶,埃及在长达八年的两伊战争中一直支持伊拉克,伊朗隆重纪念刺杀萨达特的埃及士兵哈立德·伊斯坦布里,在2007-2008年的以色列-加沙战争期间埃及和伊朗相互在国际场合指责对方不作为。

2011年4月21日,德黑兰「哈立德·伊斯兰布利大街」上的「烈士墙」。

图片来源:国际在线

在2011年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下台后,埃及和伊朗的关系显著提升。在2012年4月,伊朗向埃及重新派遣大使。当年8月,时任埃及总统穆尔西访问了伊朗,双方决定重建外交关系,埃及任命了1979年后首位驻伊朗大使。2013年3月,埃及和伊朗直飞航班得以恢复。在2013年军方推翻穆尔西后,埃及临时政府外交部长纳比尔·法赫米宣布埃及寻求与伊朗建立稳定和积极的关系。尽管两国关系持续改善,伊朗和沙特以及西方国家的紧张关系一直阻碍埃伊两国继续走近。

2012年8月,埃及总统穆尔西抵达伊朗首都德黑兰,参加在这里举行的第十六届不结盟运动峰会。这是自伊朗1979年革命以来,首位埃及领导人访问伊朗。

图片来源:路透社

埃及对伊朗的重要性

对于伊朗的政治家来说,埃及是地区重要国家。它不仅是最大的阿拉伯国家,也是阿拉伯民族独立斗争的领导国家。在伊朗看来,阿拉伯民族并未完全从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的控制中独立出来。伊朗视埃及与美国和以色列签订的协议为殖民式的束缚,同时也支持巴勒斯坦人反抗以色列占领的运动。

 

在穆巴拉克政权倒台后,伊朗认为自己必须和新上台的埃及政权展开接触,因为这可能是将埃及拉入自己阵营的机会。在穆尔西上台,埃及的确向伊朗释出了诸多善意,内贾德甚至在2013年2月成为了伊斯兰革命后第一个访问埃及的伊朗总统。在2013年埃及军方推翻穆尔西政权后,伊朗整体对政变持批评态度,坐视埃及在巨额援助的诱惑下逐渐成为沙特的盟友。随着伊朗和沙特关系的进一步恶化,尤其是沙特驻马什哈德领馆被攻击后,伊朗遭到了周边的阿拉伯国家的外交孤立。伊朗开始意识到埃及在打破孤立环境中的价值,尤其在今年下半年埃及沙特关系出现摩擦后,伊朗看到了拉拢埃及的机会。

2013年2月5日,穆尔西(中右)举行仪式欢迎内贾德(中左)。

图片来源:新华社

叙利亚问题和也门问题也许是测量埃及和伊朗未来关系深度的关键之一。长久以来,伊朗都是叙利亚阿萨德政府的盟友和支持者,并为此在2011年后的叙利亚内战中贡献了大量的人、才、物力。埃及的塞西政府虽然同情同为军人政权的阿萨德政府,但碍于沙特反阿萨德的立场,此前并未明确表示对其的支持。在今年10月的联合国安理会叙利亚问题决议中,埃及首次反对沙特的立场,站在了俄罗斯一边。在数周前,埃及政府政府还接待了来访的叙利亚国家安全局长阿里·马木鲁克。此前也有传闻指出,埃及塞西政府正在向也门的胡塞武装提供先进武器,以对抗沙特领导的伊斯兰联军。种种迹象表明,埃及在地区问题上的立场上与伊朗更接近

 

无疑问,伊朗希望看到一个在政治、经济和安全上弱势的阿拉伯体系,这样才不会干扰它对中东地区的控制。伊朗认为埃及正是击破阿拉伯联盟体系的关键点在今年10月沙特决定对埃及断油后,伊朗立刻开始向埃及提供油气产品,还参与协调了伊拉克向埃及供油的事项。此外伊朗外长扎里夫还在近期呼吁让埃及参与在瑞士举行的叙利亚问题对话,这被塞西政权视为挽救其日益衰落的地区政治地位的一剂良药

结语

埃及正在经历严重的政治经济危机,塞西政府的当务之急是实现国内的稳定,而其核心是获得外部的政治经济支持。埃及和伊朗关系之所以可以从对立转变为合作,就是因为塞西的四面出击的现实主义外交,不管是老朋友还是老对手,只要能对埃及提供政治经济支持,都可以成为埃及合作的伙伴而埃及当前向伊朗靠拢的行为并非与沙特疏远,很可能操纵海湾和地区安全议题作为威胁,以迫使其恢复对埃及的支持。

今日主笔 / 瓦斯帕夏

注:本文首发于头条号中东研究通讯,中东研究通讯系今日头条签约作者。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