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8.2016.第二个赢家是埃及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

burn up 7

專家憂心:川普將助長俄羅斯擴張中東勢力

發布 2016.11.10 | 10:50 AM

美國智庫布魯金斯研究院(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資深研究員哈米德(Shadi Hamid),今天在《耶路撒冷郵報》(The Jerusalem Post)撰文分析,俄國一直想在中東有更大的空間發揮,而川普則希望減少介入,再加上他個人對俄羅斯總統蒲亭的欣賞,有可能使他願意讓蒲廷在中東事務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這樣一來,敘利亞總統阿薩德(Bashar al-Assad)將可在俄羅斯的支持下,對反抗軍全面反擊,引發讓敘利亞人民陷入更長久痛苦的內戰

如埃及總統塞西(Abdul-Fattah al-Sisi),幫助他更無所忌憚地鎮壓反對派,間接影響沙烏地阿拉伯與波斯灣國家,

敘利亞總統阿薩德(Bashar al-Assad)如今不用擔心美國介入,將可在俄羅斯的支持下對反抗軍發動攻擊。哈米德認為,這次美國總統大選最大的輸家之一是敘利亞人民。引發內戰的阿薩德將採取更勇敢的外交與軍事行動

埃及推翻民選政府後搖身一變成為總統的塞西(Abdul-Fattah al-Sisi),也可以更無所忌憚地鎮壓反對派。沙烏地阿拉伯與波斯灣國家,也會改弦易轍

特朗普与中东棋局

卡拉夫:用不了多久,特朗普就会发现,在中东的流沙里,哪怕迈错极小一步都可能很快引发一场重大危机。
收藏

更新于2016年11月28日 07:03 

早点找到他,对他不吝溢美之词。提出政治交易并承诺帮美国再次伟大。用无可动摇的事实武装你自己,最重要的是,要避免激怒他,因为他一点就着。

这是在赢得特朗普的心和头脑之战打响之际,我听到美国人分享给其中东朋友的建议。这位美国当选总统的政策仍然是个谜,但是他的性格特点及热衷交易的本性是有据可查的。

就像世界大部分地方一样,中东也因这个从没有外交经验、且与他们示好了数十年的华盛顿建制派毫无关联的政治新手当选美国总统而震惊。我在阿布扎比参加的一个外交政策论坛突显了中东官员对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获胜是多么有信心。事实上,就在大选前,希拉里的几个顾问还在海湾地区举行了会谈,策划她的中东战略。

结果,这个对民粹主义、两极分化以及贩卖半谣言的危险太熟悉不过的地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美国选出一个对中东的策略仅停留在一些口号——承诺强硬对待伊朗、更强硬地对待伊斯兰主义者——的领导人。

在特朗普获胜后的初期阶段,该地区似乎出现了两个赢家。第一个是为特朗普当选欢呼的以色列极右翼分子,他们希望特朗普放弃承认巴勒斯坦国的想法。第二个赢家是埃及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他以铲除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为己任,被特朗普称赞为“很棒的家伙”。一些分析人士半开玩笑地说,阿联酋也可能从特朗普当选总统受益,因为他在迪拜开发一个高尔夫球场,对这里十分熟悉。

然而,纵观整个海湾地区,官员们仍然不知道该如何看待特朗普。但考虑到他们普遍对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感到失望,也对他们认为的奥巴马政府把重心转向伊朗感到失望,逊尼派的阿拉伯国家希望这位新领导人能带来新的蜜月期。中东官员谨慎地谈到如果美国不再与伊朗眉来眼去可能出现的机会。

不过,即使对于伊朗的强硬派对手来说,这位当选总统可能也太疯狂了。以特朗普常常炮轰的核协议为例。不管海湾国家多么不喜欢该协议,没人主张推翻它。海湾地区的官员表示,特朗普政府应该把精力放在强有力地执行该协议并且大声指出违反该协议的举动;它应该惩罚伊朗干涉阿拉伯事务——从叙利亚到伊拉克、从巴林到也门。

然而,这份愿望清单将有悖于特朗普的两个本能:置身事外的倾向以及对结盟意义的质疑。

特朗普担任总统面临的一个风险是,对伊朗进一步施压可能会促使伊朗退出核协议并且加快研制核弹。与此同时,传统的逊尼派盟友将被迫独自面对这导致的紧张骤升

特朗普也会发现,在中东棋盘上的一举一动都会带来连锁反应。考虑一下叙利亚问题:他支持加大与俄罗斯合作。这将支持阿萨德政权——及其主要盟友伊朗,而目的本来是削弱伊朗。美国与俄罗斯联手,还将疏远沙特阿拉伯——叙利亚反对派的主要支持者以及伊朗的死敌。

该地区面临的另一个风险是,即便特朗普缓和他更为极端的一些立场,他和他团队的言论仍然可能带来不可估量的伤害——使更多穆斯林变得激进、使这位当选总统发誓要打击的极端组织的队伍进一步壮大。特朗普选择的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称伊斯兰教与其说是宗教不如说是政治意识形态,并且把伊斯兰教比作“癌症”。此外,无论他还是特朗普似乎都不会区分不同类型的伊斯兰教信仰者——政治人士或是极端分子。

不过,用不了多久特朗普就会发现,在中东的流沙里,哪怕迈错极小的一步都可能很快引发一场严重的大危机。

注:此文作者是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Deputy Editor of the Financial Times)。

译者/马柯斯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