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加速滑向“更血腥”?防長塞西,下任總統? 國際綜合新華網2013-08-01

埃及加速滑向“更血腥”?防長塞西,下任總統?

 

 

埃及加速滑向“更血腥”? 防長塞西,下任總統?

 

7月28日,在埃及開羅納賽爾城,一名小男孩頭戴防毒面具參加集會示威。新華/美聯

  《國際先驅導報》記者田曉航李姝莛發自開羅

 

  7月30日,開羅阿達維耶清真寺附近格外喧囂。當天,一場大規模支持穆爾西和穆斯林兄弟會的示威在這裡登場。人潮中,示威者高舉要求立即釋放穆尓西的標語,發出對軍方的怒吼。

  這場“百萬人”大遊行被視為穆兄會對軍方“清場”行動的一次回應7月26日深夜至27日,一場大規模流血衝突把全球的目光再次吸引到這個擁有8400萬人口的中東大國。當晚,警方直接同穆爾西支持者發生實彈衝突,釀成至少79人死亡的慘劇,令各方錯愕。

  顯然,軍方和警方的“清場”行動沒能達到目的,穆兄會的抗議活動絲毫未見收斂。與此同時,國際社會也紛紛對埃及局勢表示關切。7月28日,歐盟高級外交官阿什頓兩週內再度造訪埃及,同埃及當局及各主要政治派別會晤,試圖緩和埃及當前的緊張局面。

  阿什頓否認和穆爾西談條件

  當地時間7月28日晚,阿什頓這名英國籍歐盟外交“掌門人”抵達開羅,與包括臨時政府總統阿德利· 曼蘇爾、分管外交事務的副總統穆罕默德·巴拉迪和軍方領導人、國防部長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等多名埃及官員會面。

  7月30日凌晨,阿什頓的發言人馬婭·科齊揚契奇在網絡上留言,稱阿什頓29日晚在埃及軍方的安排下探訪穆爾西。多名消息人士說,阿什頓是乘坐軍用直升機前往軍方軟禁穆爾西的地點會面的。

  在一場新聞發布會中,阿什頓說, 她與穆爾西“友好、開放和十分坦誠” 的對話,持續大約兩小時。“我想確保令穆爾西的家人知曉,他狀況良好。” “他可以看電視、讀報紙,藉此了解各類消息,”阿什頓說,“所以我們才能討論當下局勢以及解決僵局所需條件。” 按阿什頓的說法,與穆爾西見面是她這次訪問埃及的前提條件。

  一些分析師推測,埃及當局近一個月來首次允許他人探訪穆爾西,原因是阿什頓帶來一份“調解協議”:穆爾西放棄尋求重回總統職位,支持穆爾西的穆斯林兄弟會結束街頭示威並加入軍方支持的政治“路線圖”,以此為穆爾西換取“安全出路”。

  不過,路透社的報導稱,阿什頓否認向穆爾西提出“以放棄職位換安全出路”的建議,也拒絕公開穆爾西的態度,“因為在當前局勢下,如果我說錯了,他無法糾正。”阿什頓說,她力圖“聚合”埃及雙方意見與訴求,希望找到“共同基礎”。

  阿什頓表示,歐盟的外交官將會在埃及繼續這一努力,她作出這一表態時埃及臨時副總統穆罕默德?穆斯塔法?巴拉迪就在旁邊。她說“我會回來”,並稱,要由埃及政治家“作出正確的決定”。

  穆兄會短期內仍難妥協

  作為穆爾西支持者陣營的一名代表,埃及新中心黨成員穆罕默德?馬蘇貝參與了同阿什頓的會談。他透露, 臨時政府如果希望和解,必須“邁出第一步”,即釋放遭關押的穆兄會領導人、停止“鎮壓”穆兄會支持者的示威。不過,穆兄會高層成員阿姆魯·代賴季說: “我們已經準備好同任何人商談,但沒有看到來自另一方的積極信號。”

  7月28日,穆兄會最高決策機構指導局主席巴迪亞譴責軍隊和“伊斯蘭的敵人”應對開羅納賽爾城的流血事件負責,稱死亡的穆爾西支持者為“為自由犧牲的烈士” 。從表面看來,穆兄會的立場沒有絲毫動搖,開羅納賽爾城阿達維耶清真寺附近的支持穆爾西示威活動一直未間斷,示威者表示即使面對死亡威脅仍不放棄靜坐示威。

  現在,擺在穆兄會面前的路有兩條:和解和繼續對抗。選擇前者,穆兄會將能最大限度地挽回損失、保存實力,而選擇後者,社會動盪必將持續, 對於埃及人民來說無疑是一場災難。

  不可否認,在納賽爾城流血事件後,穆兄會得到了埃及國內外一定的同情和支持,這使得他們能夠以此作為籌碼向當局和軍方施壓,從而不會輕易重返全國和解談判。因此,穆兄會作出根本妥協的希望微乎其微,可能通過新的遊行示威誘發更多暴力事件進行“報復”,埃及局勢短期內難以平靜。

  值得注意的是,無論穆兄會如何選擇,埃及發生內戰的可能性均較小。

  截至目前,局勢一直在軍方掌控之內, 而且由於軍方和穆兄會之間力量對比懸殊,埃及暫不具備發生內戰的條件。

  防長塞西,下任總統?

  從長遠來看,埃及軍方的角色也是各方關注的重點之一。當前,埃及全國和解進程受阻,許多埃及人又將埃及第一副總理、國防部長塞西看做埃及的新領導人甚至可能成為未來的總統。

  伊士大學政治學系專家賈邁勒?薩拉馬認為,如果埃及的動盪持續,並且埃及政壇上沒有一個能掌控局面的合適人選,那麼軍方可能會提名塞西或與軍方相關的人士來掌權,維持國家安全與穩定。

  在7月26日的“清場”行動中,軍方支持者高舉塞西頭像、頭戴“塞西” 臉型面具,揮舞國旗,打出“我們向你授權,塞西!”“行動吧,塞西!”等支持塞西的標語,向頭頂呼嘯而過的軍用直升機頻頻歡呼致意。

  塞西的地位也得到了空前提高。一些專家認為,人們把塞西看做他們的“救世主”,看做一個挽救埃及使其免於“崩塌”的英雄人物,其角色甚至類似1952年領導了自由軍官革命、把埃及從君主制國家變成共和國的埃及國父納賽爾。

  但阿拉姆認為,埃及人目前只能接受塞西為國家領導人,而非總統,因為一些伊斯蘭黨派不斷向埃及人灌輸和傳播關於軍隊主政的危害的觀點, 這會使埃及人產生對軍人干政的擔憂。

  現場直擊: “幾乎每分鐘都有屍體被抬進來”

  《國際先驅導報》記者李姝莛發自開羅

  開羅納賽爾城的無名士兵紀念碑在盛夏的夕陽中顯得莊嚴、肅穆,地上未乾的血跡,給這個憑弔埃以戰爭中犧牲的無名士兵的地方增添了幾分新鮮的悲壯和哀傷。就在這裡,7月27日凌晨上演了一場軍方策劃、警察執行的對穆爾西支持者的“暴力清場”。

  剛滿60歲的哈婭特·法特希最後一次聽到兒子的聲音是在7月26日傍晚。33歲的穆爾西支持者哈傑卜·阿里在電話裡告訴母親,他要結束在阿達維耶清真寺的靜坐回家。

  哈婭特格外高興,因為兒子從一個月前開始參加阿達維耶清真寺的靜坐,家人每天為他擔心。這個留著大鬍子的年輕人曾經在穆巴拉克時代因被懷疑是伊斯蘭極端分子而入獄4年,由於沒有正式指控,到2011年穆巴拉克倒台,哈傑卜隨即獲釋。26日深夜,穆爾西支持者和警察之間的衝突爆發後,哈傑卜的電話一直無人接聽。哈婭特的擔心和不祥預感最終在破曉時分變為現實:哈傑卜胸部中槍當場死亡。

  哈傑卜哭泣的妻子事後對記者說:“哈傑卜總是說,在衝突中死去的人都是烈士,他想像他們一樣死去。”擁有一輛摩托車的哈傑卜嚴格說並不是一個衝突的參與者,他在衝突開始後,承擔了用摩托車運送傷員和屍體的工作。27日凌晨,就在他騎著摩托車馱著一個剛剛死去的示威者向野戰醫院飛馳的時候,一顆子彈正中他的胸膛,很快,他就和他的乘客一樣,成為了冰冷的屍體。

  新華社攝影僱員阿姆魯也在現場親歷了那血腥的一夜。

  據阿姆魯回憶,他於27日凌晨1時30分左右沿開羅納賽爾街抵達穆爾西支持者聚集的阿達維耶清真寺附近。當時,靜坐人群已經從白天的數十萬減少到數万人。警察正式“清場” 行動從凌晨2時左右開始,警察先是向無名士兵紀念碑附近的數千名示威者發射催淚瓦斯,隨即開槍射擊。

  阿姆魯身處示威者中間看到,在催淚瓦斯的濃煙中,有的警察持手槍向示威者射擊,有的則持機關槍向人群掃射。

  他回憶說,“槍聲一直在耳邊響起,不停看到身邊有示威者中彈倒地”。與此同時,部分警方的狙擊手在無名士兵紀念碑斜對面的愛資哈爾大學男生校區的屋頂向示威者​​射擊。阿姆魯看到一些示威者頭部、頸部或胸部正面中槍。示威者一度被驅散,逃回到阿達維耶清真寺附近稍作休息,隨後又一次次向無名士兵紀念碑聚攏,他們手中只有石塊和燃燒瓶還擊。衝突場面一度十分混亂,阿姆魯在人群中看到數十名不明身份的便衣武裝分子手持散彈槍,向示威者射擊。衝突一直持續到27日清晨7時左右。

  在衝突期間,阿姆魯前往收治傷者的阿達維耶清真寺附近的醫院,他回憶說,“差不多每分鐘都有一具屍體被抬進醫院”,該醫院的醫務人員和藥品極度短缺,不停有處於昏迷狀態的傷者死去,“死者大多數都是頭部或頸部中槍”。

  面對這樣的流血事件,以及當局反复的“清場警告”,穆兄會的高官們仍然拒絕加入全國和解,繼續號召穆爾西支持者走上街頭。7月30日,穆兄會等伊斯蘭派別再次號召在全國發起百萬人大遊行。虔誠的普通伊斯蘭信徒在號召下為了政治原因走上街頭,他們自認為用生命踐行的是神聖的信仰,然而遺憾的是,這些生命換取的僅僅是“領袖們”微不足道的政治籌碼。(國際先驅導報)返回騰訊網首頁>>

埃及加速滑向“更血腥”?

2013年08月02日 07:45
來源:國際先驅導報 作者:田曉航 李姝莛

分享到:
0人參與0條評論
 

點擊進入下一頁

7月28日,在埃及開羅納賽爾城,一名小男孩頭戴防毒面具參加集會示威。新華/美聯

原標題:埃及加速滑向“更血腥”?

《國際先驅導報》記者 田曉航 李姝莛 發自開羅

7月30日,開羅阿達維耶清真寺附近格外喧囂。當天,一場大規模支援穆爾西和穆斯林兄弟會的示威在這裡登場。人潮中,示威者高舉要求立即釋放穆尓西的標語,發出對軍方的怒吼。

這場“百萬人”大遊行被視為穆兄會對軍方“清場”行動的一次回應——7月26日深夜至27日,一場大規模流血衝突把全球的目光再次吸引到這個擁有8400萬人口的中東大國。當晚,警方直接同穆爾西支援者發生實彈衝突,釀成至少79人死亡的慘劇,令各方錯愕。

顯然,軍方和警方的“清場”行動沒能達到目的,穆兄會的抗議活動絲毫未見收斂。與此同時,國際社會也紛紛對埃及局勢表示關切。7月28日,歐盟高級外交官阿什頓兩周內再度造訪埃及,同埃及當局及各主要政治派別會晤,試圖緩和埃及當前的緊張局面。

阿什頓否認和穆爾西談條件

當地時間7月28日晚,阿什頓——這名英國籍歐盟外交“掌門人”抵達開羅,與包括臨時政府總統阿德利· 曼蘇爾、分管外交事務的副總統穆罕默德·巴拉迪和軍方領導人、國防部長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等多名埃及官員會面。

7月30日淩晨,阿什頓的發言人馬婭·科齊揚契奇在網路上留言,稱阿什頓29日晚在埃及軍方的安排下探訪穆爾西。多名消息人士說,阿什頓是乘坐軍用直升機前往軍方軟禁穆爾西的地點會面的。

在一場新聞發佈會中,阿什頓說, 她與穆爾西“友好、開放和十分坦誠” 的對話,持續大約兩小時。“我想確保令穆爾西的家人知曉,他狀況良好。” “他可以看電視、讀報紙,借此了解各類消息,”阿什頓說,“所以我們才能討論當下局勢以及解決僵局所需條件。” 按阿什頓的說法,與穆爾西見面是她這次訪問埃及的前提條件。

一些分析師推測,埃及當局近一個月來首次允許他人探訪穆爾西,原因是阿什頓帶來一份“調解協議”:穆爾西放棄尋求重回總統職位,支援穆爾西的穆斯林兄弟會結束街頭示威並加入軍方支援的政治“路線圖”,以此為穆爾西換取“安全出路”。

不過,路透社的報道稱,阿什頓否認向穆爾西提出“以放棄職位換安全出路”的建議,也拒絕公開穆爾西的態度,“因為在當前局勢下,如果我說錯了,他無法糾正。”阿什頓說,她力圖“聚合”埃及雙方意見與訴求,希望找到“共同基礎”。

阿什頓表示,歐盟的外交官將會在埃及繼續這一努力,她作出這一表態時埃及臨時副總統穆罕默德?穆斯塔法?巴拉迪就在旁邊。她說“我會回來”,並稱,要由埃及政治家“作出正確的決定”。

穆兄會短期內仍難妥協

作為穆爾西支援者陣營的一名代表,埃及新中心黨成員穆罕默德?馬蘇貝參與了同阿什頓的會談。他透露, 臨時政府如果希望和解,必須“邁出第一步”,即釋放遭關押的穆兄會領導人、停止“鎮壓”穆兄會支援者的示威。不過,穆兄會高層成員阿姆魯·代賴季說: “我們已經準備好同任何人商談,但沒有看到來自另一方的積極信號。”

7月28日,穆兄會最高決策機構指導局主席巴迪亞譴責軍隊和“伊斯蘭的敵人”應對開羅納賽爾城的流血事件負責,稱死亡的穆爾西支援者為“為自由犧牲的烈士”。從表面看來,穆兄會的立場沒有絲毫動搖,開羅納賽爾城阿達維耶清真寺附近的支援穆爾西示威活動一直未間斷,示威者表示即使面對死亡威脅仍不放棄靜坐示威。

現在,擺在穆兄會面前的路有兩條:和解和繼續對抗。選擇前者,穆兄會將能最大限度地挽回損失、保存實力,而選擇後者,社會動蕩必將持續, 對於埃及人民來說無疑是一場災難。

不可否認,在納賽爾城流血事件後,穆兄會得到了埃及國內外一定的同情和支援,這使得他們能夠以此作為籌碼向當局和軍方施壓,從而不會輕易重返全國和解談判。因此,穆兄會作出根本妥協的希望微乎其微,可能通過新的遊行示威誘發更多暴力事件進行“報復”,埃及局勢短期內難以平靜。

值得注意的是,無論穆兄會如何選擇,埃及發生內戰的可能性均較小。

截至目前,局勢一直在軍方掌控之內, 而且由於軍方和穆兄會之間力量對比懸殊,埃及暫不具備發生內戰的條件。

防長塞西,下任總統?

從長遠來看,埃及軍方的角色也是各方關注的重點之一。當前,埃及全國和解進程受阻,許多埃及人又將埃及第一副總理、國防部長塞西看做埃及的新領導人甚至可能成為未來的總統。

伊士大學政治學系專家賈邁勒? 薩拉馬認為,如果埃及的動蕩持續,並且埃及政壇上沒有一個能掌控局面的合適人選,那麼軍方可能會提名塞西或與軍方相關的人士來掌權,維持國家安全與穩定。

 

在7月26日的“清場”行動中,軍方支援者高舉塞西頭像、頭戴“塞西” 臉型面具,揮舞國旗,打出“我們向你授權,塞西!”“行動吧,塞西!”等支援塞西的標語,向頭頂呼嘯而過的軍用直升機頻頻歡呼致意。

塞西的地位也得到了空前提高。一些專家認為,人們把塞西看做他們的“救世主”,看做一個挽救埃及使其免於“崩塌”的英雄人物,其角色甚至類似1952年領導了自由軍官革命、把埃及從君主制國家變成共和國的埃及國父納賽爾。

但阿拉姆認為,埃及人目前只能接受塞西為國家領導人,而非總統,因為一些伊斯蘭黨派不斷向埃及人灌輸和傳播關於軍隊主政的危害的觀點, 這會使埃及人產生對軍人干政的擔憂。

原標題:現場直擊: “幾乎每分鐘都有屍體被抬進來”

《國際先驅導報》記者 李姝莛 發自開羅

開羅納賽爾城的無名士兵紀念碑在盛夏的夕陽中顯得莊嚴、肅穆,地上未幹的血跡,給這個憑吊埃以戰爭中犧牲的無名士兵的地方增添了幾分新鮮的悲壯和哀傷。就在這裡,7月27日淩晨上演了一場軍方策劃、警察執行的對穆爾西支援者的“暴力清場”。

剛滿60歲的哈婭特·法特希最後一次聽到兒子的聲音是在7月26日傍晚。33歲的穆爾西支援者哈傑卜·阿裏在電話裏告訴母親,他要結束在阿達維耶清真寺的靜坐回家。

哈婭特格外高興,因為兒子從一個月前開始參加阿達維耶清真寺的靜坐,家人每天為他擔心。這個留著大鬍子的年輕人曾經在穆巴拉克時代因被懷疑是伊斯蘭極端分子而入獄4年,由於沒有正式指控,到2011年穆巴拉克倒臺,哈傑卜隨即獲釋。26日深夜,穆爾西支援者和警察之間的衝突爆發後,哈傑卜的電話一直無人接聽。哈婭特的擔心和不祥預感最終在破曉時分變為現實:哈傑卜胸部中槍當場死亡。

哈傑卜哭泣的妻子事後對記者說:“哈傑卜總是說,在衝突中死去的人都是烈士,他想像他們一樣死去。”擁有一輛摩托車的哈傑卜嚴格說並不是一個衝突的參與者,他在衝突開始後,承擔了用摩托車運送傷員和屍體的工作。27日淩晨,就在他騎著摩托車馱著一個剛剛死去的示威者向野戰醫院飛馳的時候,一顆子彈正中他的胸膛,很快,他就和他的乘客一樣,成為了冰冷的屍體。

新華社攝影僱員阿姆魯也在現場親歷了那血腥的一夜。

據阿姆魯回憶,他于27日淩晨1時30分左右沿開羅納賽爾街抵達穆爾西支援者聚集的阿達維耶清真寺附近。當時,靜坐人群已經從白天的數十萬減少到數萬人。警察正式“清場” 行動從淩晨2時左右開始,警察先是向無名士兵紀念碑附近的數千名示威者發射催淚瓦斯,隨即開槍射擊。

阿姆魯身處示威者中間看到,在催淚瓦斯的濃煙中,有的警察持手槍向示威者射擊,有的則持機關槍向人群掃射。

他回憶說,“槍聲一直在耳邊響起,不停看到身邊有示威者中彈倒地”。與此同時,部分警方的狙擊手在無名士兵紀念碑斜對面的愛資哈爾大學男生校區的屋頂向示威者射擊。阿姆魯看到一些示威者頭部、頸部或胸部正面中槍。示威者一度被驅散,逃回到阿達維耶清真寺附近稍作休息,隨後又一次次向無名士兵紀念碑聚攏,他們手中只有石塊和燃燒瓶還擊。衝突場面一度十分混亂,阿姆魯在人群中看到數十名不明身份的便衣武裝分子手持散彈槍,向示威者射擊。衝突一直持續到27日清晨7時左右。

在衝突期間,阿姆魯前往收治傷者的阿達維耶清真寺附近的醫院,他回憶說,“差不多每分鐘都有一具屍體被抬進醫院”,該醫院的醫務人員和藥品極度短缺,不停有處於昏迷狀態的傷者死去,“死者大多數都是頭部或頸部中槍”。

面對這樣的流血事件,以及當局反覆的“清場警告”,穆兄會的高官們仍然拒絕加入全國和解,繼續號召穆爾西支援者走上街頭。7月30日,穆兄會等伊斯蘭派別再次號召在全國發起百萬人大遊行。虔誠的普通伊斯蘭信徒在號召下為了政治原因走上街頭,他們自認為用生命踐行的是神聖的信仰,然而遺憾的是,這些生命換取的僅僅是“領袖們”微不足道的政治籌碼。

7月30日,開羅阿達維耶清真寺附近格外喧囂。當天,一場大規模支援穆爾西和穆斯林兄弟會的示威在這裡登場。人潮中,示威者高舉要求立即釋放穆尓西的標語,發出對軍方的怒吼。

這場“百萬人”大遊行被視為穆兄會對軍方“清場”行動的一次回應——7月26日深夜至27日,一場大規模流血衝突把全球的目光再次吸引到這個擁有8400萬人口的中東大國。當晚,警方直接同穆爾西支援者發生實彈衝突,釀成至少79人死亡的慘劇,令各方錯愕。

顯然,軍方和警方的“清場”行動沒能達到目的,穆兄會的抗議活動絲毫未見收斂。與此同時,國際社會也紛紛對埃及局勢表示關切。7月28日,歐盟高級外交官阿什頓兩周內再度造訪埃及,同埃及當局及各主要政治派別會晤,試圖緩和埃及當前的緊張局面。

當地時間7月28日晚,阿什頓——這名英國籍歐盟外交“掌門人”抵達開羅,與包括臨時政府總統阿德利· 曼蘇爾、分管外交事務的副總統穆罕默德·巴拉迪和軍方領導人、國防部長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等多名埃及官員會面。

7月30日淩晨,阿什頓的發言人馬婭·科齊揚契奇在網路上留言,稱阿什頓29日晚在埃及軍方的安排下探訪穆爾西。多名消息人士說,阿什頓是乘坐軍用直升機前往軍方軟禁穆爾西的地點會面的。

在一場新聞發佈會中,阿什頓說, 她與穆爾西“友好、開放和十分坦誠” 的對話,持續大約兩小時。“我想確保令穆爾西的家人知曉,他狀況良好。” “他可以看電視、讀報紙,借此了解各類消息,”阿什頓說,“所以我們才能討論當下局勢以及解決僵局所需條件。” 按阿什頓的說法,與穆爾西見面是她這次訪問埃及的前提條件。

一些分析師推測,埃及當局近一個月來首次允許他人探訪穆爾西,原因是阿什頓帶來一份“調解協議”:穆爾西放棄尋求重回總統職位,支援穆爾西的穆斯林兄弟會結束街頭示威並加入軍方支援的政治“路線圖”,以此為穆爾西換取“安全出路”。

不過,路透社的報道稱,阿什頓否認向穆爾西提出“以放棄職位換安全出路”的建議,也拒絕公開穆爾西的態度,“因為在當前局勢下,如果我說錯了,他無法糾正。”阿什頓說,她力圖“聚合”埃及雙方意見與訴求,希望找到“共同基礎”。

阿什頓表示,歐盟的外交官將會在埃及繼續這一努力,她作出這一表態時埃及臨時副總統穆罕默德?穆斯塔法?巴拉迪就在旁邊。她說“我會回來”,並稱,要由埃及政治家“作出正確的決定”。

作為穆爾西支援者陣營的一名代表,埃及新中心黨成員穆罕默德?馬蘇貝參與了同阿什頓的會談。他透露, 臨時政府如果希望和解,必須“邁出第一步”,即釋放遭關押的穆兄會領導人、停止“鎮壓”穆兄會支援者的示威。不過,穆兄會高層成員阿姆魯·代賴季說: “我們已經準備好同任何人商談,但沒有看到來自另一方的積極信號。”

7月28日,穆兄會最高決策機構指導局主席巴迪亞譴責軍隊和“伊斯蘭的敵人”應對開羅納賽爾城的流血事件負責,稱死亡的穆爾西支援者為“為自由犧牲的烈士”。從表面看來,穆兄會的立場沒有絲毫動搖,開羅納賽爾城阿達維耶清真寺附近的支援穆爾西示威活動一直未間斷,示威者表示即使面對死亡威脅仍不放棄靜坐示威。

現在,擺在穆兄會面前的路有兩條:和解和繼續對抗。選擇前者,穆兄會將能最大限度地挽回損失、保存實力,而選擇後者,社會動蕩必將持續, 對於埃及人民來說無疑是一場災難。

不可否認,在納賽爾城流血事件後,穆兄會得到了埃及國內外一定的同情和支援,這使得他們能夠以此作為籌碼向當局和軍方施壓,從而不會輕易重返全國和解談判。因此,穆兄會作出根本妥協的希望微乎其微,可能通過新的遊行示威誘發更多暴力事件進行“報復”,埃及局勢短期內難以平靜。

值得注意的是,無論穆兄會如何選擇,埃及發生內戰的可能性均較小。

截至目前,局勢一直在軍方掌控之內, 而且由於軍方和穆兄會之間力量對比懸殊,埃及暫不具備發生內戰的條件。

從長遠來看,埃及軍方的角色也是各方關注的重點之一。當前,埃及全國和解進程受阻,許多埃及人又將埃及第一副總理、國防部長塞西看做埃及的新領導人甚至可能成為未來的總統。

伊士大學政治學系專家賈邁勒? 薩拉馬認為,如果埃及的動蕩持續,並且埃及政壇上沒有一個能掌控局面的合適人選,那麼軍方可能會提名塞西或與軍方相關的人士來掌權,維持國家安全與穩定。

在7月26日的“清場”行動中,軍方支援者高舉塞西頭像、頭戴“塞西” 臉型面具,揮舞國旗,打出“我們向你授權,塞西!”“行動吧,塞西!”等支援塞西的標語,向頭頂呼嘯而過的軍用直升機頻頻歡呼致意。

塞西的地位也得到了空前提高。一些專家認為,人們把塞西看做他們的“救世主”,看做一個挽救埃及使其免於“崩塌”的英雄人物,其角色甚至類似1952年領導了自由軍官革命、把埃及從君主制國家變成共和國的埃及國父納賽爾。

但阿拉姆認為,埃及人目前只能接受塞西為國家領導人,而非總統,因為一些伊斯蘭黨派不斷向埃及人灌輸和傳播關於軍隊主政的危害的觀點, 這會使埃及人產生對軍人干政的擔憂。

開羅納賽爾城的無名士兵紀念碑在盛夏的夕陽中顯得莊嚴、肅穆,地上未幹的血跡,給這個憑吊埃以戰爭中犧牲的無名士兵的地方增添了幾分新鮮的悲壯和哀傷。就在這裡,7月27日淩晨上演了一場軍方策劃、警察執行的對穆爾西支援者的“暴力清場”。

剛滿60歲的哈婭特·法特希最後一次聽到兒子的聲音是在7月26日傍晚。33歲的穆爾西支援者哈傑卜·阿裏在電話裏告訴母親,他要結束在阿達維耶清真寺的靜坐回家。

哈婭特格外高興,因為兒子從一個月前開始參加阿達維耶清真寺的靜坐,家人每天為他擔心。這個留著大鬍子的年輕人曾經在穆巴拉克時代因被懷疑是伊斯蘭極端分子而入獄4年,由於沒有正式指控,到2011年穆巴拉克倒臺,哈傑卜隨即獲釋。26日深夜,穆爾西支援者和警察之間的衝突爆發後,哈傑卜的電話一直無人接聽。哈婭特的擔心和不祥預感最終在破曉時分變為現實:哈傑卜胸部中槍當場死亡。

哈傑卜哭泣的妻子事後對記者說:“哈傑卜總是說,在衝突中死去的人都是烈士,他想像他們一樣死去。”擁有一輛摩托車的哈傑卜嚴格說並不是一個衝突的參與者,他在衝突開始後,承擔了用摩托車運送傷員和屍體的工作。27日淩晨,就在他騎著摩托車馱著一個剛剛死去的示威者向野戰醫院飛馳的時候,一顆子彈正中他的胸膛,很快,他就和他的乘客一樣,成為了冰冷的屍體。

新華社攝影僱員阿姆魯也在現場親歷了那血腥的一夜。

據阿姆魯回憶,他于27日淩晨1時30分左右沿開羅納賽爾街抵達穆爾西支援者聚集的阿達維耶清真寺附近。當時,靜坐人群已經從白天的數十萬減少到數萬人。警察正式“清場” 行動從淩晨2時左右開始,警察先是向無名士兵紀念碑附近的數千名示威者發射催淚瓦斯,隨即開槍射擊。

阿姆魯身處示威者中間看到,在催淚瓦斯的濃煙中,有的警察持手槍向示威者射擊,有的則持機關槍向人群掃射。

 

他回憶說,“槍聲一直在耳邊響起,不停看到身邊有示威者中彈倒地”。與此同時,部分警方的狙擊手在無名士兵紀念碑斜對面的愛資哈爾大學男生校區的屋頂向示威者射擊。阿姆魯看到一些示威者頭部、頸部或胸部正面中槍。示威者一度被驅散,逃回到阿達維耶清真寺附近稍作休息,隨後又一次次向無名士兵紀念碑聚攏,他們手中只有石塊和燃燒瓶還擊。衝突場面一度十分混亂,阿姆魯在人群中看到數十名不明身份的便衣武裝分子手持散彈槍,向示威者射擊。衝突一直持續到27日清晨7時左右。

在衝突期間,阿姆魯前往收治傷者的阿達維耶清真寺附近的醫院,他回憶說,“差不多每分鐘都有一具屍體被抬進醫院”,該醫院的醫務人員和藥品極度短缺,不停有處於昏迷狀態的傷者死去,“死者大多數都是頭部或頸部中槍”。

面對這樣的流血事件,以及當局反覆的“清場警告”,穆兄會的高官們仍然拒絕加入全國和解,繼續號召穆爾西支援者走上街頭。7月30日,穆兄會等伊斯蘭派別再次號召在全國發起百萬人大遊行。虔誠的普通伊斯蘭信徒在號召下為了政治原因走上街頭,他們自認為用生命踐行的是神聖的信仰,然而遺憾的是,這些生命換取的僅僅是“領袖們”微不足道的政治籌碼。 

專譯:埃及都這樣了 穆爾西你就辭職吧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13-08-02 00:31:44  
穆爾西(網絡配圖)

  中評社香港8月2日電(記者 廖梓達編譯報道)歐盟外交政策負責人阿什頓的發言人於7月30日證實,阿什頓於29日晚上會晤了被解除埃及總統職務的穆爾西,並就相關問題深入談論了兩個小時。自7月3日被埃及軍方趕下台以來,這是穆爾西第一次會見外部世界的官員。有媒體透露,阿什頓在會晤期間呼籲穆爾西正式辭去埃及總統職務,並提議停止穆爾西支持者的每日靜坐抗議,認為這將可讓穆爾西免於被起訴,其他在押的穆斯林兄弟會(下稱穆兄會)成員也可獲釋。但是,阿什頓的方案遭到了穆爾西的拒絶。

  不過,阿什頓提出的方案卻得到了包括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在內的多家媒體支持。CNN於7月31日在其網站上刊發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艾德.侯賽因(Ed Husain)的評論文章,文章表示,穆爾西已被關押近一個月了,埃及各地的示威抗議卻仍在繼續,過去的三個禮拜,又有數千人受傷,近百人喪生,如此以往,埃及經濟將會繼續沉淪,政治亂局還將延續,這塊古老的土地仍會繼續動盪。而正如穆爾西之子奧薩瑪(Osama Morsi)所言,解決這場危機的唯一希望就在穆爾西身上。 

  文章認為,奧薩瑪瞭解身處埃及各地的穆爾西追隨者們的心情,並已通過多次公開演講提振他們的士氣。同時,他也在演講中表述了與穆兄會及反對軍方奪權的民眾立場一致的多個觀點,包括將此前的軍方行動視作軍事政變。但在他的公開言論中,一些話語卻也另有所指:“父親,你是合法的領導人、民選的領袖,是選舉產生的總統,我們擁護你做出的任何決定,即便是辭職。” 

  在穆爾西已被軍方解除職務的情況下,這些關於穆爾西的描述或許會讓局外人和反穆爾西陣營覺得奇怪,但對穆兄會這個埃及最有組織性的政治力量而言,穆爾西確實還是埃及事實上的總統。 

  所以,雖然時值齋月,大批埃及穆斯林還是心甘情願地忍饑挨餓,繼續在街頭紮寨,頂著熱浪靜坐抗議。但是,文章指出,只要穆爾西還是總統,開羅街頭的抗議一天不結束,抗議者與安全部門的暴力衝突就還將繼續下去,更多的生命還將逝去。而且,這群抗議者由穆兄會統帥,不太可能主動放棄大規模的街頭抗議,如他們所言,街頭已然成了他們的“安樂窩(comfort zone)”。 

  文章稱,除非穆爾西親口辭職,否則,始終堅信穆爾西依舊在位的穆兄會成員就將毫不動搖地對他支持下去。在他們看來,安全部門大可向示威者們開火,軍方亦無妨繼續在埃及各地清場,但這不過是在穆兄會的烈士清單上多加幾個名字而已。因此,穆爾西主動提出辭職才是打破當下僵局的唯一出路,才能把埃及民眾從無盡的動亂和死傷中解救出來。 

 2013-08-02 00:31:44  
穆爾西支持者親吻其畫報。網絡配圖

  
  文章認為,只要穆爾西正式辭職,穆兄會就不再需要為他們這個受盡羞辱和虐待的弟兄四處奔忙,穆兄會也將有一個名正言順的理由停止抗議,不需再糾結於“穆爾西終將複職”的抗議訴求。而且,穆爾西亦可通過辭職一舉,向埃及民眾一表決心:他將防止民眾再有傷亡,幫助埃及重返文明,阻止國家繼續分裂。而穆兄會也將可以通過選舉而不是破壞性的抗議活動重回政治進程。 

  文章認為,親穆爾西陣營應該清楚,埃及大眾並不希望流血事件繼續,也不想再來一次“阿拉伯之春”。而且,鑒於埃及過去五次選舉的經驗,穆兄會很可能還將主導未來的議會選舉。 

  此外,埃及軍方一再聲稱:穆兄會愈加暴力,應當予以取締。文章稱,穆兄會的解散將是伊斯蘭政治家們的災難,也將讓埃及國內的激進主義勢力愈發囂張。因此,穆爾西一辭職,穆兄會便可叫停街頭抗議,這不僅有助終結暴力,還將對軍方指控予以迎頭痛擊,更將讓穆兄會更加強大。 

  總之,外界要明白,穆兄會的領導地位及其支持者的存在立足於一個類似於平行宇宙(parallel universe)的狀態。與穆爾西的會晤是歐盟外長阿什頓為解決埃及危機作出的一次努力,但是,文章也指出,阿什頓此行匆忙,且奔波於新聞發佈會與會面之中,並不能為埃及政局帶來多大的號召或多好的前景。 

  因此,穆兄會內部需要一些清醒的頭腦,他們要清楚,自己才是說服穆爾西辭職的主力,阿什頓和其它人都是配角,充其量只能為之鋪鋪路而已。 

  文章認為,的確,穆爾西本該有更長的執政時間來糾正他的過錯;沒錯,這場軍事政變是個悲劇性的錯誤;確實,埃及反對派們一塌糊塗,當地媒體有失公允,司法部門墮落腐敗,軍隊亦是政治化氾濫。但是,當前這樣大規模的示威抗議同樣不能推動埃及政治的發展進步。 

  文章最後稱,穆兄會的任務不只是堅挺穆爾西,它應該借鑒土耳其的成功經驗,著力推動埃及政治和經濟的發展與改革。為此,穆爾西應當迅速提出正式辭呈,這樣才能真正的地幫助穆兄會,解救埃及。

埃及內政部再發清場命令 或將引新一輪衝突

北京新浪網 (2013-08-02 09:4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原標題:埃及強力部發出「清場」命令 穆爾西支持者稱示威將繼續進行

  國際在線消息(記者 張一夫):當地時間8月1日,埃及內政部再次要求在開羅和吉薩的穆爾西支持者儘快結束靜坐抗議,穆爾西的支持者則堅持認為示威將繼續進行,埃及社會對可能發生新一輪軍警和示威民眾的衝突表示擔憂。

  埃及內政部通過其社交網站賬號呼籲,在開羅東部阿達維亞清真寺附近和納赫達廣場的示威民眾,應以國家最高利益為重,儘快撤離並結束靜坐。內政部在聲明中還強調,他們將確保聽從其建議的民眾的安全。對此,穆兄會發言人哈達德表示:「不管在未來十幾天會發生什麼,我們都不會向政變者屈服。我們從不同消息渠道得知,他們可能將在接下來的48小時內朝靜坐區域挺進,軍隊已經整裝從駐地開拔,更多警察也在集結。不論他們是否將挑起和示威民眾進行第三次對抗,或者是將有更多人失去生命,我們都會堅持,我認為國際社會應該及時介入以制止相關事態的發生,在可能的屠殺發生前,我們每天都能收到對方的警告。」

  當天在和埃及外長納比·法米在開羅舉行的會談中,德國外長韋斯特韋勒對埃及目前的局勢表示關切,並期待埃及向世界發出「邁向正確道路的信息」。

  不過半島電視台消息稱,埃及過渡政府已於7月31日晚間下令,要求軍隊採取措施以應對自穆爾西下台以來持續近一個月的示威活動,消息還稱,警察部隊已獲准採取「漸進措施」以驅離示威者。反對穆爾西執政的政黨聯盟「全國拯救陣線」發言人哈立德表示:「我強烈認為穆兄會應該為目前的混亂局面負責,我雖然理解在特定場合表達立場的靜坐者、和平靜坐者的心情,但我無法理解甚至原諒他們整日里講的那些煽動性語言,而且居然聲稱是在以真主的名義講的這些話。他們告訴年輕人去殺害埃及的士兵或平民,還說如果為聖戰而死那麼死後必然成為烈士這樣的話。」

  伊斯蘭問題專家阿納米則認為,穆兄會等伊斯蘭政黨團體的持續遊行示威,更有可能是一種姿態。他說:「在我早幾天和穆兄會領導談話后,我覺得他們實際上很清楚要求恢復穆爾西職位的要求是不現實的,但是他們現在想藉此調動民眾,團結起自己的支持者,此外他們還可能打算通過這些要求以抬高在與過渡政府和軍方的談判中的身價。」

詳全文 埃及內政部再發清場命令 或將引新一輪衝突-國際新聞-新浪新聞中心 http://news.sina.com.tw/article/20130802/10299530.html

埃及支持穆希團體號召百萬人大遊行

鉅亨網新聞中心 (來源:中廣新聞網) 2013-08-02 09:58:10     Blog談新聞  評論(0) 上則  下則

一個支持前埃及總統「穆希」的團體「反政變支持民主聯盟」號召百萬人大遊行,同時還呼籲全球自由人士都舉行和平遊行,以聲援他們在埃及的行動。在此同時,美國國務卿「凱瑞」放話表示,埃及軍方正在重建民主。(謝佐人報導)

儘管埃及當局已經授權警方,採取一切必要措施,維護社會秩序;同時,內政部長也呼籲支持前總統「穆希」的抗議民眾儘快撤離,可保安全。但是一個支持「穆希」的團體「反政變支持民主聯盟」依舊號召群眾,在(埃及時間)周五中午回教祈禱之後,分別從33座清真寺出發,舉行百萬人大遊行。同時在聲明中,他們還呼籲全球自由人士舉行和平遊行聲援。

 

在此同時,正在巴基斯坦訪問的美國國務卿「凱瑞」表示,當埃及民選總統「穆希」遭罷黜時,軍方就在重建民主。他指出,軍方是應埃及百萬人的要求將「穆希」趕下台。「凱瑞」還說,埃及軍方並未接管政府,目前埃及是由一群文官在治理。

「凱瑞」的這番話被視為美國支持目前掌權的埃及臨時政府。之前,華府一直拒絕將「穆希」的下台定位為政變,這樣美國才能繼續提供15億美元的金援給埃及。

另外,「凱瑞」還說,華府非常關切埃及警民衝突導致多人傷亡,他警告埃及不要再發生流血衝突。

不過,埃及支持與反對「穆希」的兩路人馬各不相讓。雖然埃及當局已表示,抗爭民眾若立即退場可保安全,但若民眾持續抗議,埃及當局一旦強制驅離,也不會手軟。(中廣記者謝佐人在台北報導)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